Feed on
Posts
Comments

Tag Archive 'poem'

Rändajad 歌词中译,My Try

Rändajad 是一首由来自爱沙尼亚的美少女乐队 Urban Symphony 带来的歌曲。不同于人们印象中的大多数美少女组合,这支乐队的歌曲,很少纠结于少女情怀中善感,纤巧,柔弱的一面,也并不强调年轻人叛逆狂躁或者张扬的一面,她们自虚无深处缓缓浮现,静静地站在那里,用清冷,干净,又饱满,高亢的声音,用灵动错落的爱沙尼亚语音节,用她们内敛沉静而又高远坚毅的眼神,用音场宽厚绵密又细节丰富的配器,呈现出宇宙洪荒中诗意的磅礴,浩瀚还有苍劲。 史诗版: 抒情版: 这首歌,我爱足四年,百听不厌。今天早早收工以后得闲,关在旅馆的房间里,试把这首歌的歌词译成中文。

Read Full Post »

Sandra Nurmsalu

早就已经不是追星的年纪。可是这位名叫 Sandra Nurmsalu 的爱沙尼亚女孩似乎有一种令我欲罢不能的魔力。出差在外的日子,一个人走在风大雨大的北方运河边,听她唱 sel teel,仿佛走在 Rilke 的诗里。陌生的爱沙尼亚语,并不阻碍她声音中种种深挚的情绪在我的脑海抵达。 上面视频的介绍中有这首歌的歌词原文和英译。本来想把这首歌词的英文版译成中文。想起两首很喜欢的诗,之中的情绪张力和文字质感我觉得十分契合这首歌的音乐和歌词。眼下没有译诗的时间和精力。就贴出意境比较契合的中文诗来分享一下。

Read Full Post »

李南近作几首

小时候喜欢过一阵感情激荡浓烈, 想像大开大合, 词句奇谲凄厉的现代诗。 出国之前模仿人家写了一首那样的长诗, 侥幸得过校内比赛的第一名。 出来以后, 越来越喜欢简洁平淡的文字。 李南的诗作, 是我异乡十年独行中温厚却又充满力量的心灵伴侣之一。 数次在这里转载。 亚马逊美国站有卖她诗作的英译本, 我买了两本聊表支持。 最近找到她的博客, 欣喜于她还在继续写作, 而且新作没有失掉她旧作中温厚细腻的动人美感, 并且更多了一分现实关怀。 这里转载三首: 颂诗第40首:绝望的爱情 谁能救救我? 把我从牢笼带到广阔的地域 让我的前生,被大风刮去! 有谁还能这样安顿我 美好、又恬淡,像老去的木雕 恪守着青春和疼痛 绝望的爱情! 你把黑夜降临,把我埋葬 把一切梦想的幸福剥夺 还有谁能够这样给予我 绝望的时刻 让我在高大的菩堤树下 暗自垂泪,或者静默 —————————————— 唐古拉山 我们祖国的风景已经够美: 在宣传画册中、在纪录片里。 千里草原 遍地是被驯服的牦牛、被阉割的马群。 你游历过黄河和长江。 你知道时间与地理的战役。 ——在唐古拉山: 只有天空胆敢放肆地蓝 只有卓玛才能唱出祖传的歌词。 —————————————– 盛世 少女热衷于星座 中产者忙于移居海外 只有养蜂人走遍山坡 只有沿途的风,认真吹拂…… 我的国家看上去枝繁叶茂 我的人民却枯槁如经霜的草木 谁令我们喝下这致幻的迷剂 如同倒影中的纳西斯 《诗经》和《雅歌》,麦香和蔷薇 有谁不喜欢自由和春天的气息? 让新的谎言在空中变为泡沫吧! […]

Read Full Post »

李南: 行程中的温暖

To my readers who cannot read Chinese: this entry is about my favourite Chinese contemporary poet Li Nan. Will introduce her in English later. 八, 九年前第一次读到李南的诗, 自己还是一个呼啸来去, 写杂文骂人的大小孩子。 读她的诗, 感觉像是被妈妈温暖的手掌轻轻握着。 后来我为五斗米用两种洋文读工科。 那么多年过去, 之中不常读中文, 写中文。 忘记多少诗歌。 李南和她的诗却一直在我心里。 每次独自面对星空, 月照, 总是会想起李南的诗。 她的诗歌语言无比平实朴素, 也很少用峭拔诡奇的意象。 整体看总有一种神奇的语言张力。 想起她的诗, 我总是一次一次地沉浸在immersive的共鸣中。 被她诗里的温暖和美安慰了这么久。 多年以后心境已经变了很多, 对温暖和美的单纯渴望却从来没有变。 谢谢李南。 以下摘录的李南诗歌, 是在网络上看到的。 刚刚从amazon.com订购了她去年出版的诗集”小”。 在广阔的世界上 在广阔的世界上,我想 万物是一致的。 禽兽、树林、沉寂的旷野 […]

Read Full Post »

Dir zur Feier

It’s Christmas eve. I’m at dorm all alone. Yesterday got a Christmas card from mum. I was crying in my office when reading it. I miss my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 Kind of tired of everything again. I long for family life. Not sure if one day both of my parents died and I still haven’t […]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