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Tag Archive 'music'

Rändajad 歌词中译,My Try

Rändajad 是一首由来自爱沙尼亚的美少女乐队 Urban Symphony 带来的歌曲。不同于人们印象中的大多数美少女组合,这支乐队的歌曲,很少纠结于少女情怀中善感,纤巧,柔弱的一面,也并不强调年轻人叛逆狂躁或者张扬的一面,她们自虚无深处缓缓浮现,静静地站在那里,用清冷,干净,又饱满,高亢的声音,用灵动错落的爱沙尼亚语音节,用她们内敛沉静而又高远坚毅的眼神,用音场宽厚绵密又细节丰富的配器,呈现出宇宙洪荒中诗意的磅礴,浩瀚还有苍劲。 史诗版: 抒情版: 这首歌,我爱足四年,百听不厌。今天早早收工以后得闲,关在旅馆的房间里,试把这首歌的歌词译成中文。

Read Full Post »

Sandra Nurmsalu

早就已经不是追星的年纪。可是这位名叫 Sandra Nurmsalu 的爱沙尼亚女孩似乎有一种令我欲罢不能的魔力。出差在外的日子,一个人走在风大雨大的北方运河边,听她唱 sel teel,仿佛走在 Rilke 的诗里。陌生的爱沙尼亚语,并不阻碍她声音中种种深挚的情绪在我的脑海抵达。 上面视频的介绍中有这首歌的歌词原文和英译。本来想把这首歌词的英文版译成中文。想起两首很喜欢的诗,之中的情绪张力和文字质感我觉得十分契合这首歌的音乐和歌词。眼下没有译诗的时间和精力。就贴出意境比较契合的中文诗来分享一下。

Read Full Post »

我有一段情

很久没有听歌了。今天晚上听了这支歌,很想写几句。晚了,贴上视频,留下记号,先去休息。明天看图说话。 ====================================================== 记得很小的时候,极喜欢徐小凤唱的顺流逆流。稍长以后有收集她的唱片。她沉稳的声音,淡定泰然的唱腔台风我一直热爱,只是那些唱片里的歌,我喜欢的不多。我有一段情这首歌她也唱过的。昨天忽然想念徐小凤,在 youtube 上找她的歌听。看完我有一段情,突然觉得这歌蛮好听。读了一些评论,知道有许多不同版本。就找来听了几个。 听过一些 1950 年代以前的国语老歌,许多当年红遍上海滩的老歌,我并不是很有感觉,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吧。这首歌能让我一口气听上好多遍而不觉得拖沓厌烦,算是难得了!分享一下我的心得吧。

Read Full Post »

To my dismay, Belgium was out from the second semi final. They’ve presented an entry full of musical excellence. Each of the singer in the group is vocally highly talented. The song itself is anything but cliche, at the same time not so that alternative, having a very beautiful and interesting melody. Pure vocal harmony […]

Read Full Post »

和妈妈一起看青歌赛, 听了不少新创作的歌曲。 形象, 自然, 优美, 亲切, 有境界的歌词没有看到一首, 大多数新歌的歌词是空洞的词藻堆砌或者无病呻吟。 我无法不想起美丽的老歌: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梢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我的祖国 )”;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水中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 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 让我们荡起双桨 )。”; “姐儿头上插着杜鹃花呀, 迎着风儿随浪逐彩霞。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 ( 罗大佑: 船歌 )。 ” ; “贝壳爬上沙滩看一看世界有多么大, 毛毛虫期待着明天有一双美丽的翅膀, 小河躺在森林的怀抱唱着春天写的歌, 我把岁月慢慢编织一幅画。 (李子恒: 蝴蝶飞呀)” 美啊! 我觉得, 有些事没法怪当今的词作者。 每个时代有它自己的 Zeitgeist, 词作者和听众的审美趣味也一直在变。 可是有些技术上的功课词作者还是可以修练的。 把词写通顺了是最起码的要求。 可是, 青歌赛新歌歌词中不通的词句比比皆是。 今后是不是把词曲的质量也算在歌手的得分里呢? 毕竟, 辨别词曲质量的好坏也是歌手的综合素质的一方面呢。 […]

Read Full Post »

刚刚看了 Eurovision 2010, 德国电视一台解说的版本。 这次好多歌手都蛮有声乐造诣。 印象最深的是白俄罗斯, 罗马尼亚和格鲁吉亚的选手们, 先天声音好, 唱功也了得。 还有俄罗斯, 挪威和以色列的型男, 和另外几国几位体型比较 heavy 的大妈, 唱得也都好。 唱功之外, 歌曲曲风也是很多样, 放在同一场 show 中一起听很好玩。 印象最深的是 Serbia 的歌手唱的歌, 节奏和旋律都十分怪异, 有不少乐句全是半个音半个音地滑上滑下。 那首歌要是放在青歌赛让选手们视唱, 难度是很大的。 西班牙选送的歌也比较少见, 我觉得很好听。 比赛之前打赌网站上的夺冠热门阿塞拜疆的 Drip Drop 曲风听上去很主流很美国, 节奏简单旋律鲜明。 个人以为歌手嗓子实在太糙, 不够悦耳。 最后没拿冠军是应该的。 有趣的是这次颇有几首歌, 词曲听着像中国的晚会歌曲, 很光明很和谐的样子。 比如挪威的 You Are the Sunshine, 英国的 That Sounds Good to Me, 爱尔兰和冰岛的歌, 都是。 再说歌手的长相。 这次帅哥美女很多。 […]

Read Full Post »

这次回国给我中学时的声乐老师捎来欧洲歌赛 Eurovision 2007, 2008 和 2009 的录影。 忙着备考, 还不曾拜访老师, 只在家里将那几张 DVD 放给妈妈看过。 妈妈喜欢看青歌赛,晚上我也看到过一些比赛的片段。 把 Eurovision 和中国的青歌赛放在一起看真的很有意思。 Eurovision 近几年的舞台布景很漂亮。 灯光, 服装, 舞美都用得很有创造力。 中国央视其实比人家更有钱。 青歌赛舞台上的各种设备看上去绝不会比欧洲的差。 可是整体感觉就是很呆板。 歌词有高山, 背景大屏幕就放高山。 歌词有大海, 大屏幕就放大海。 切题是切题, 也都是很美的摄影作品。 可是比较 Eurovision 的舞美灯光而言, 缺了一点点想象力, 太过具象了。 画画要懂得留白, 舞台打灯要懂得留黑。 不是说灯光越亮越华丽就越有美感。 2009 年的 Eurovision 决赛上, 亚美尼亚共和国选送的作品 Jan Jan 跟我们新疆的歌舞很相像。 节奏, 旋律都像, 那个舞蹈一眼看去会以为是我们的新疆姑娘跳的。人家舞台上的幽暗灯光更渲染气氛。 青歌赛上新疆代表队的舞美就是没有人家的浪漫。 青歌赛不准伴舞, 可是歌手照样也可以动手动脚, 表演得更生动一点。 人家亚美尼亚的两位歌手也是边唱边跳的,那首歌难度还蛮大。 个人认为是当年所有进决赛的歌曲里, […]

Read Full Post »

最爱李子恒

今天从新闻里听到小虎队为春晚进行的排练, 不由自主泪流满面。 我会唱的歌至少有一半是李子恒先生写的, 他的歌有一种直指人心的温暖和天真, 承载我几乎全部的童年和少年记忆。 80后90前的一代人有缘听李老师的歌长大, 真的很有福气! 嫁给外国人最郁闷的事情之一就是, 对牢老公唱李老师写的情歌, 老公却不能领会。 这几天我给儿子唱的歌都是李老师写的歌, 歌声中我童年和少年的人和事一一浮现。 我一定要教儿子中文。 希望将来的儿媳能有福气听我儿子唱李老师的情歌给她听。 这篇文章先在这里开个头, 有时间慢慢写。

Read Full Post »

Months ago my mother-in-law sent us a newspaper from Tübingen. It says in Tübingen, several middle schools start to offer Chinese as foreign language course, and students can take the Chinese exam for Abitur (you can understand it as Germany’s SAT of high school children). I thought the children would need some special staff paper […]

Read Full Post »

Aria’s beautiful songs

Aria the Animation opening song: Undine Translated to English by Stain The gentle wind brushing against my cheeks while rocking to the sound of the waves, I can feel my body relaxing. I close my eyes, and can see the direction the wind is taking. Now let’s row, towards the shining waves. A smile is […]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