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Tag Archive 'literature'

罗小姐和杨小姐

今年整个夏天,在北方一家客户处做事。有一天我跟德国同事讨论模块接口的技术细节,讨论以后正准备回自己的座位,冷不防背后一个很好听的女声问我:“你是中国人吗?”,回头是一位看上去 20 几岁,身材娇小玲珑的小姐,金发齐耳,大眼睛娃娃脸。 我就用中文答她。她说听到我说话,估我是中国人。她学过中文,想和我练习,就这样我们认识。 罗小姐是客户办公室里新来的秘书。来自法兰克福周边一个小镇,也是搬到这个北方城市不多久。她性格十分开朗直爽,下了班我们一起去吃饭逛街,讲话很投缘。在法兰克福大学念过两个专业:汉学和德语儿童文学。汉学学了五年,有到北京留学半年。我跟她说,汉学啊?那你的专业才能在这间公司很埋没呢。客户虽然在香港有生意,但是跟她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大关系。 她说她也觉得是,所以正在参加一个讲师资格培训 — 她曾经在一间在中国有很多生意的大公司给德国员工做适应中国文化的培训 — 那次授课经历给了她极大的乐趣和满足,她喜欢做这一行。正式从业还要本地行会的一纸资格证书,所以她最近正在参加周末的资格培训,争取早日结业。她还跟我说起她刚刚搬到这个北方城市的第一份工是在一间媒体公司,可是刚刚上了四天班,公司总部老板到访,宣布这间分部就此关张。我说,没错你做媒体也很好啊,只是上次运气不好。没关系,你那么年轻,骑驴找马慢慢看吧,这个城市很大又很国际化,总找得到称心的事做。她问我骑驴找马什么意思。我解释给她,她听了哈哈笑,说很高兴认识我。

Read Full Post »

Rändajad 歌词中译,My Try

Rändajad 是一首由来自爱沙尼亚的美少女乐队 Urban Symphony 带来的歌曲。不同于人们印象中的大多数美少女组合,这支乐队的歌曲,很少纠结于少女情怀中善感,纤巧,柔弱的一面,也并不强调年轻人叛逆狂躁或者张扬的一面,她们自虚无深处缓缓浮现,静静地站在那里,用清冷,干净,又饱满,高亢的声音,用灵动错落的爱沙尼亚语音节,用她们内敛沉静而又高远坚毅的眼神,用音场宽厚绵密又细节丰富的配器,呈现出宇宙洪荒中诗意的磅礴,浩瀚还有苍劲。 史诗版: 抒情版: 这首歌,我爱足四年,百听不厌。今天早早收工以后得闲,关在旅馆的房间里,试把这首歌的歌词译成中文。

Read Full Post »

ESC 2012 has been over for a while. However I still hear local radio senders in Germany broadcasting this song. The lyrics of this song, always reminds me the works of my favourite Chinese contemporary poet Ms Li Nan (李南). Today I tried to translate the lyrics of “Love Will Set You Free” in Li […]

Read Full Post »

周汝昌

上中小学时很喜欢看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唐诗鉴赏辞典。 为这部书撰稿的有许多老一辈深具真才实学的诗词专家。 很多评论本身就是形神兼备, 或风流绮丽或铿锵豪迈的上佳辞章。周汝昌老先生的鉴赏文章我印象极深。书中李义山的 “锦瑟” 就是周老先生注解的。 他的文章,文白互见而气韵流畅,质朴沉郁的风骨由丰富的意象,信手拈来的历史典故和华丽的辞藻呈现出来, 是他自己 “灵魂在杰作中的冒险”, 读来是莫大精神享受。 应该收进语文课本的,大中小学都可以。

Read Full Post »

和妈妈一起看青歌赛, 听了不少新创作的歌曲。 形象, 自然, 优美, 亲切, 有境界的歌词没有看到一首, 大多数新歌的歌词是空洞的词藻堆砌或者无病呻吟。 我无法不想起美丽的老歌: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梢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我的祖国 )”;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水中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 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 让我们荡起双桨 )。”; “姐儿头上插着杜鹃花呀, 迎着风儿随浪逐彩霞。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 ( 罗大佑: 船歌 )。 ” ; “贝壳爬上沙滩看一看世界有多么大, 毛毛虫期待着明天有一双美丽的翅膀, 小河躺在森林的怀抱唱着春天写的歌, 我把岁月慢慢编织一幅画。 (李子恒: 蝴蝶飞呀)” 美啊! 我觉得, 有些事没法怪当今的词作者。 每个时代有它自己的 Zeitgeist, 词作者和听众的审美趣味也一直在变。 可是有些技术上的功课词作者还是可以修练的。 把词写通顺了是最起码的要求。 可是, 青歌赛新歌歌词中不通的词句比比皆是。 今后是不是把词曲的质量也算在歌手的得分里呢? 毕竟, 辨别词曲质量的好坏也是歌手的综合素质的一方面呢。 […]

Read Full Post »

最爱李子恒

今天从新闻里听到小虎队为春晚进行的排练, 不由自主泪流满面。 我会唱的歌至少有一半是李子恒先生写的, 他的歌有一种直指人心的温暖和天真, 承载我几乎全部的童年和少年记忆。 80后90前的一代人有缘听李老师的歌长大, 真的很有福气! 嫁给外国人最郁闷的事情之一就是, 对牢老公唱李老师写的情歌, 老公却不能领会。 这几天我给儿子唱的歌都是李老师写的歌, 歌声中我童年和少年的人和事一一浮现。 我一定要教儿子中文。 希望将来的儿媳能有福气听我儿子唱李老师的情歌给她听。 这篇文章先在这里开个头, 有时间慢慢写。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