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Tag Archive 'Germany'

Believe in Europe

Tonight I watched this really thoughtful and well put talkshow. Wonderful, wonderful, wonderful! Tomorrow have to get up very early so I have to stop writing now, but I’ll come back to this entry when I get time, just leave a mark for now: ….and one quick note for now: Many thanks to Mr. Schmidt […]

Read Full Post »

罗小姐和杨小姐

今年整个夏天,在北方一家客户处做事。有一天我跟德国同事讨论模块接口的技术细节,讨论以后正准备回自己的座位,冷不防背后一个很好听的女声问我:“你是中国人吗?”,回头是一位看上去 20 几岁,身材娇小玲珑的小姐,金发齐耳,大眼睛娃娃脸。 我就用中文答她。她说听到我说话,估我是中国人。她学过中文,想和我练习,就这样我们认识。 罗小姐是客户办公室里新来的秘书。来自法兰克福周边一个小镇,也是搬到这个北方城市不多久。她性格十分开朗直爽,下了班我们一起去吃饭逛街,讲话很投缘。在法兰克福大学念过两个专业:汉学和德语儿童文学。汉学学了五年,有到北京留学半年。我跟她说,汉学啊?那你的专业才能在这间公司很埋没呢。客户虽然在香港有生意,但是跟她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大关系。 她说她也觉得是,所以正在参加一个讲师资格培训 — 她曾经在一间在中国有很多生意的大公司给德国员工做适应中国文化的培训 — 那次授课经历给了她极大的乐趣和满足,她喜欢做这一行。正式从业还要本地行会的一纸资格证书,所以她最近正在参加周末的资格培训,争取早日结业。她还跟我说起她刚刚搬到这个北方城市的第一份工是在一间媒体公司,可是刚刚上了四天班,公司总部老板到访,宣布这间分部就此关张。我说,没错你做媒体也很好啊,只是上次运气不好。没关系,你那么年轻,骑驴找马慢慢看吧,这个城市很大又很国际化,总找得到称心的事做。她问我骑驴找马什么意思。我解释给她,她听了哈哈笑,说很高兴认识我。

Read Full Post »

【从德铁说开去】 index 页 在第九集我有提到过去年夏天去客户那里公干遇到火车晚点的事。 那次晚点的原因,我至今记得。 去年,德铁斯图加特段在短短三个月内发生两次火车出轨事件,而且都是在差不多的地方发生。 于是,斯图加特火车站的 10 号到 11 号 站台就被封存调查了。这样一来,发车计划上原本从这两个站台进出的列车全部受到影响甚至取消,所以导致去年夏天斯图加特火车站晚点频频。去年的出轨事件,列车出事时时速并不是很高,乘客有的受伤,有的受到惊吓,后果不是特别严重。 调查结果是,斯图加特中央站附近有几条铁轨因工程改道后曲率过大,导致就算是火车以正常进出站速度行驶,都会频频出轨。 查清原因就容易解决问题。 那几条有问题的铁轨曲率已经修正,今年以来德国西南部没有听说火车出轨事件。

Read Full Post »

【从德铁说开去】 index 页 今年 6 月 22 日,老公的母校有一个科普日活动,我们带着小孩去玩了。 多个理工系的大学生和教授们精心设计了科技游戏,访客们可以在玩耍中了解物理原理或者某个机器的工作原理。 众多游戏摊位中,两位十年级小美女的 poster 上大大的德铁 ICE 照片立时吸引了我。 这两位小美女名叫 Sharina Kimura 和 Luisa Rank, 她们做的研究, 题为 “借助真空优化列车运行时间和能耗” (Optimierung der Fahrzeit und des Energieverbrauchs von Zügen mithilfe eines Vakuums). 研究报告共有 14 页(A4 纸 11 号字),由 “空气阻力与物体运行速度的四次方成正比” 这样一个事实出发,探讨高速列车在真空环境下的提速和节能空间,以及可能遇到的几个问题。 从左至右:Sharina 和 Luisa。照片来源:http://www.jugendforschungszentrum.de/wettbewerbe?start=1

Read Full Post »

从德铁说开去 index 页 欧洲的火车站都没有很大的候车室。最多就是在站台上设几个座位。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站台上等车。中国的火车站里,乘客必须在指定的候车室等待发车。这样一来,火车站的占地面积就会十分庞大。 而客流量呢? 我们可以看一下来自 wikipedia 的数据。 德国有 20 座一等火车站。 客流最为繁忙的汉堡中央站,建于 1906 年, 有 8 个站台, 每天发送 720 列火车, 每天发送大约 45 万人次的旅客。 也就是说,平均几乎每两分钟就有一列火车上下客。 规模小一点的斯图加特中央站,始建于 1922 年,有 17 个站台,每日发送 590 列火车,约 24 万人次。 斯图加特市区大约有 5,60 万的居民,这 24 万人次的日吞吐量,几乎相当于半个市区的居民数。

Read Full Post »

从德铁说开去 index 页 汽车租赁是大家熟悉的一门生意。在中国有按天,按周出租汽车的公司,近年还兴起到外国租车自驾游。这种生意在欧洲,尤其是德国,走得更远。 很早以前,许多德国的大城市就有所谓 “Car Sharing” 的业务:运营商在城市里有若干固定 resource pool(车站),一般是公共停车场的某些固定车位,那里可以取车还车。要使用这项服务,需要加入组织成为会员,并按月缴费。成为会员以后,可以凭埋有智能芯片的会员卡打开车门,按汽车使用的里程和时间计费结算。 使用汽车以前,必须通过网页或者电话预订汽车。有可能遇到附近 resource pool 里无车可用的情况。这种情况小城市里常见一些,大城市里,车多网点多,availability 一般不是问题。 车费每个月结算一次。 汽车共享公司会自动从用户入会时提供的银行帐号上扣除,或者给用户寄当月账单要求汇款。这跟移动电话服务的结算方式差不多。 2007 年我家刚刚搬到德国中北部小城 Hildesheim 的时候,曾经是 Car Sharing 的用户。 当时的费用大概是,单人的月费 6 欧元,家庭月费 9 欧元(不限人数,只要是家庭成员并且有驾照就可以)。 每分钟车资 0.27 欧元(年代久远,记不清楚了,但是基本上就是这个数量级),一次开车超过多少公里,还要每公里再交若干车资。 假如你要整日或者长途用车,用 Car Sharing 的汽车是很贵的。 到 Sixt,Avis,Herz 或者 Europacar 一类的租车行包日或者包周可能会便宜许多。这个车资的设计体现鼓励短途,短时段用车的原则,促使 Car Sharing 的汽车可以被充分共享。 当时我家附近只有一个 resource pool,那里只有一辆车,常常遇到想开车去购物却无车可用的情况,公交车又实在太少,所以后来还是买了一辆车。

Read Full Post »

上集链接:从德铁说开去 – 第八集:1.9 亿人民币多不多? 首先修正一下上一集中用到的几个数据。算工程师人工时用的 800 欧元一天,跟外部雇佣的 consultant 价格接近。如果那些工程师是 Google 和德铁自己的雇员,应该不会那么贵了。至少要减一半吧。这样的话,第八集项目中总的人工成本应该接近 2000 万人民币。还有,德铁有自己的 raw data 格式。交给 Google 的不会是 Hafas 数据格式。 以下是第九集正文: 去年十月初的一天,我需要坐早班车去黑森州出差。火车晚点一个多小时,我就在火车站里的咖啡店吃了一份早餐,latte macchiato 和 croissant。一边吃东西一边看书,时间快到了就去站台等车。站台上遇到一位中国来的女学生,很有礼貌,细声细气地向我问车次和路线。我当然知无不言。她很小心地提醒我说,我嘴边有东西。怪我自己大大咧咧,吃完 croissant 也不记得抹嘴巴。连忙擦了擦嘴。她说,还是有,说着轻轻帮我抹干净。运气真的很好,没有让客户看到我满嘴酥皮的样子。这个女孩子 20 出头的样子,披肩直发,脸上有很精致的淡妆。说是去不来梅看同学,刚来德国不久,还看不懂德国的火车票,也不懂怎样在这里转车。样貌举止,真的没法叫人不喜欢她。年轻一代的中国大陆人,长辈们到处高声喧哗,或者仪容不整的特点已经少了很多。飞扬跋扈不懂礼貌的财主后代一定有,但是总的发展趋势是很好的。十多年前我刚到德国时,街上看到东亚人,还比较容易辨别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一般日本来的女士妆容十分精致,衣着比较简约有质感。大陆人就没那么讲究了。现在不容易辨认了。很多中国大陆出来的年轻人,无论是仪容还是礼貌都很好。论时髦程度,上海北京出来的年轻女孩子,许多都很出挑,化妆和衣着已经是世界一流。年轻一代加油,爱心,公德,科研,工程,法理,财技,环保意识等等方面也不要输给人家太久哦!

Read Full Post »

Snow in October

I’ve been in Germany for 11 years but it is the first time I experienced snow in October. Last weekend, we had non-stop snowing here near Stuttgart. About two weeks ago, the temperature here was still around 20C. Write a note to just keep a record.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有看到中国铁道部将斥资 1.9 亿人民币建设新 12306 票务网站。这 1.9 亿人民币只是第一期费用。许多人认为太贵。我在网上没有找到更多关于这个项目 scope 的参数,觉得没法判断是不是太贵。 铁路票务网站,从功能上可以分为两大部分。其一是线路查找。其二是找到线路以后的订票系统。绝大多数欧洲的铁路公司是把这两大 component 分开给几个乙方做的。铁路公司的线路查找服务是我前东主的主营业务,产品在欧洲具 de facto 垄断地位。系统是从简单到复杂,由小到大做了近 30 年。到今天整个内核的复杂程度已经不是缺乏经验的新手可以想象。一位数学专业的博士可能会觉得:无非是最优路径查找,有什么难?哈哈!前东主有一个部门,员工多是数学专业博士,为公司的不同产品提供算法支持。光是这群数学博士,养一年就要花多少钱?当然德国和中国铁路布线法则有可能很不一样。中国的情况我不熟悉,也没办法比较哪个国家线路的算法会更复杂。前几天听到德铁向 Google 交出列车线路时刻数据的消息,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说是 Google 和德铁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 15 人的团队,已经工作了两年,刚刚在德国的 Google Map 上推出很不好用的 Google Transit 公交线路查询服务(不好用是因为上面只有德铁的数据。巴士和别的铁路公司的线路尚无)。粗略算一下人工,每位工程师算他 800 欧元一天。一年 210 个工作日。人工大致是 504 万欧元,近 4 千万人民币。中国人工没有这么贵。但是几千万用在人工上是一定的。整个网站的两大功能块要在短时间内上线运营,15 个人的团队绝对不够。还有硬件采购,第三方软件的 license 等等费用需要考虑。缺乏项目第一期的 scope,实在没法说 1.9 亿够不够用。 倒是很想在这个项目上贡献一点点绵薄的力量。只可惜这盘生意不在我的现东主手上。否则我一定主动请缨参与。

Read Full Post »

本来答应琮第七集写 Stuttgart 21. 但是今天听到一件大事,不写不快。至于 Stuttgart 21,我还想再收集一些数据与事实。请琮给我一点时间。 据德国时代周刊报道,德铁松手把她的列车时刻数据交给 Google. 我以前的东主,正是为欧洲的几乎所有铁路公司提供时刻数据搜索服务的,旗舰产品名为 Hafas。德铁是我前东主的最大客户,合作已有 25 年以上历史。Hafas data format 几乎已是欧洲铁路公司的 de facto 时刻数据标准。我刚入职时,曾经潜心研究过这个数据格式,可以说对它比较熟悉。估计,Google 从德铁手上拿到的数据,就是用 Hafas data format 写的。前东家待我不薄,技术细节我不会说。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