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Tag Archive 'culture'

罗小姐和杨小姐

今年整个夏天,在北方一家客户处做事。有一天我跟德国同事讨论模块接口的技术细节,讨论以后正准备回自己的座位,冷不防背后一个很好听的女声问我:“你是中国人吗?”,回头是一位看上去 20 几岁,身材娇小玲珑的小姐,金发齐耳,大眼睛娃娃脸。 我就用中文答她。她说听到我说话,估我是中国人。她学过中文,想和我练习,就这样我们认识。 罗小姐是客户办公室里新来的秘书。来自法兰克福周边一个小镇,也是搬到这个北方城市不多久。她性格十分开朗直爽,下了班我们一起去吃饭逛街,讲话很投缘。在法兰克福大学念过两个专业:汉学和德语儿童文学。汉学学了五年,有到北京留学半年。我跟她说,汉学啊?那你的专业才能在这间公司很埋没呢。客户虽然在香港有生意,但是跟她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大关系。 她说她也觉得是,所以正在参加一个讲师资格培训 — 她曾经在一间在中国有很多生意的大公司给德国员工做适应中国文化的培训 — 那次授课经历给了她极大的乐趣和满足,她喜欢做这一行。正式从业还要本地行会的一纸资格证书,所以她最近正在参加周末的资格培训,争取早日结业。她还跟我说起她刚刚搬到这个北方城市的第一份工是在一间媒体公司,可是刚刚上了四天班,公司总部老板到访,宣布这间分部就此关张。我说,没错你做媒体也很好啊,只是上次运气不好。没关系,你那么年轻,骑驴找马慢慢看吧,这个城市很大又很国际化,总找得到称心的事做。她问我骑驴找马什么意思。我解释给她,她听了哈哈笑,说很高兴认识我。

Read Full Post »

保育

上几周德国热浪袭人。 我在客户处上班, 办公室在一处保育建筑里,没有冷气。 每到下午,天气热到令我们无精打采,办公效率明显降低,出错也明显增多。 同事笑言,这鬼天气,下午不如放工回家去睡觉,晚上起来继续干活。 想起我的前东主,租的办公室在汉诺威市中心的一处保育建筑里。 内部没有冷气管道,外墙面貌不许改动。 我的办公室又是朝西。 每到夏天最热的时候,也是每天下午人昏昏沉沉,感觉透不过气,日子十分难过。 好在德国的夏天并不是很长,再难过也就是三,四个星期。 前东主的办公楼,立面还算精致,古意尚存。 而且历史上是德国数一数二的食品制造商 Bahlsen 的办公楼。 实行保育还有些意义。 而我现在上班的那幢楼,可就有点说不出名堂。 火柴盒样貌的楼,外墙全都刷成白色,好多旧窗都已经用砖堵了起来。 我眼中也没有太多 Bauhaus 的风格,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幢旧楼。 我猜,所谓因为保育而不装冷气机不过是个节省开支的借口。 没关系,做完这个项目,下一个客户的办公室可能有冷气。或者,以后接夏天的项目时多长个心眼,先问问清楚办公室是否在保育建筑里。再或者,最热的时候干脆学大多数同事,举家放几个星期的假,哪里有冷气就去到哪里。市里新建的图书馆离我家不远,夏天放假去那里读书避暑,不知多惬意。 德国人做事就是这样谨慎保守。 一方面,许多美好的传统得以保留,有限的资源也不会浪费。 另一方面,有许多冠冕堂皇的借口让人不思进取,安于现状。锐意创新的人往往遇到不小的阻力。 无所谓好与坏,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多元。

Read Full Post »

从德铁说开去 – 第四集

从德铁说开去 – 第一集 从德铁说开去 – 第二集 从德铁说开去 – 第三集 这集试着给高铁宣传片写剧本。重点在于描述铁路服务。在哪个国家发生倒是次要问题。全剧时间限制 5 分钟。 无论做怎样的方案,可以围绕两个中心用影像和文字展开叙述: 铁路本身的先进技术: 1.1 高铁线路在全境的覆盖, 在多少年内达到多少里程。 1.2 火车的安全性能。 1.3 火车的动力系统的时速上限。火车内部的现代设备。 1.4 线路运营,火车调度所使用的信息系统。 1.5 发生故障或者意外时 ,系统的应急能力。这里不仅仅指出车祸。线路停电,雷击, 雪压,高温,都考验高铁系统的调度能力和应变能力。高铁的良好运营绝对少不了周到完善的危机处理机制。 1.6 方便快捷的订票系统。 发展铁路最终宗旨还在服务民众。铁路发展以后给民众生活和国民经济带来的变化可以展现一下。 2.1 高铁内部,平稳,安静,舒适的空间令乘客旅途轻松愉快。 2.2 高铁的快捷为旅客赢得时间。 2.3 订票渠道多样,旅客不必再受排队买票之苦。 2.4 候车室 (这个绝对中国特色。欧洲人都是在站台上等火车的。我觉得建造候车室很浪费土地。这一点上中国应该慢慢向欧洲学习)舒适。种种服务不令乘客等车时感到无聊。 2.5 乘务人员专业敬业,热情有礼。 总而言之,第一点要反映高铁软硬件背后,国家的技术能力。第二点要反映高铁服务带给民众更多便捷和尊严。 (究竟实际上是不是做到了这么好,姑且不论。就当是广告公司接了单子无论如何都要帮人包装宣传。)

Read Full Post »

从德铁说开去 – 第三集

从德铁说开去 – 第一集 从德铁说开去 – 第二集 上礼拜五德国南方天气闷热。从客户那里坐 EC 回家,平时空荡荡的头等舱里都坐满了人。走廊上也站满。大概是因为头等舱冷气足的关系吧。这种情况下,德国的列车乘务员明知很多人并不是头等舱的票,也不会说什么。记得以前有一次我坐的二等舱太拥挤,乘务员广播告诉大家头等舱还有座位和空间,请快要挤扁了的乘客移步头等舱。就像中国的春运高峰,德国圣诞节前后的火车也满得像沙丁鱼罐头。印象中德铁也并不为此增开专列或者加车厢。人家预算紧啊。

Read Full Post »

刚刚看了 Eurovision 2010, 德国电视一台解说的版本。 这次好多歌手都蛮有声乐造诣。 印象最深的是白俄罗斯, 罗马尼亚和格鲁吉亚的选手们, 先天声音好, 唱功也了得。 还有俄罗斯, 挪威和以色列的型男, 和另外几国几位体型比较 heavy 的大妈, 唱得也都好。 唱功之外, 歌曲曲风也是很多样, 放在同一场 show 中一起听很好玩。 印象最深的是 Serbia 的歌手唱的歌, 节奏和旋律都十分怪异, 有不少乐句全是半个音半个音地滑上滑下。 那首歌要是放在青歌赛让选手们视唱, 难度是很大的。 西班牙选送的歌也比较少见, 我觉得很好听。 比赛之前打赌网站上的夺冠热门阿塞拜疆的 Drip Drop 曲风听上去很主流很美国, 节奏简单旋律鲜明。 个人以为歌手嗓子实在太糙, 不够悦耳。 最后没拿冠军是应该的。 有趣的是这次颇有几首歌, 词曲听着像中国的晚会歌曲, 很光明很和谐的样子。 比如挪威的 You Are the Sunshine, 英国的 That Sounds Good to Me, 爱尔兰和冰岛的歌, 都是。 再说歌手的长相。 这次帅哥美女很多。 […]

Read Full Post »

这次回国给我中学时的声乐老师捎来欧洲歌赛 Eurovision 2007, 2008 和 2009 的录影。 忙着备考, 还不曾拜访老师, 只在家里将那几张 DVD 放给妈妈看过。 妈妈喜欢看青歌赛,晚上我也看到过一些比赛的片段。 把 Eurovision 和中国的青歌赛放在一起看真的很有意思。 Eurovision 近几年的舞台布景很漂亮。 灯光, 服装, 舞美都用得很有创造力。 中国央视其实比人家更有钱。 青歌赛舞台上的各种设备看上去绝不会比欧洲的差。 可是整体感觉就是很呆板。 歌词有高山, 背景大屏幕就放高山。 歌词有大海, 大屏幕就放大海。 切题是切题, 也都是很美的摄影作品。 可是比较 Eurovision 的舞美灯光而言, 缺了一点点想象力, 太过具象了。 画画要懂得留白, 舞台打灯要懂得留黑。 不是说灯光越亮越华丽就越有美感。 2009 年的 Eurovision 决赛上, 亚美尼亚共和国选送的作品 Jan Jan 跟我们新疆的歌舞很相像。 节奏, 旋律都像, 那个舞蹈一眼看去会以为是我们的新疆姑娘跳的。人家舞台上的幽暗灯光更渲染气氛。 青歌赛上新疆代表队的舞美就是没有人家的浪漫。 青歌赛不准伴舞, 可是歌手照样也可以动手动脚, 表演得更生动一点。 人家亚美尼亚的两位歌手也是边唱边跳的,那首歌难度还蛮大。 个人认为是当年所有进决赛的歌曲里, […]

Read Full Post »

最爱李子恒

今天从新闻里听到小虎队为春晚进行的排练, 不由自主泪流满面。 我会唱的歌至少有一半是李子恒先生写的, 他的歌有一种直指人心的温暖和天真, 承载我几乎全部的童年和少年记忆。 80后90前的一代人有缘听李老师的歌长大, 真的很有福气! 嫁给外国人最郁闷的事情之一就是, 对牢老公唱李老师写的情歌, 老公却不能领会。 这几天我给儿子唱的歌都是李老师写的歌, 歌声中我童年和少年的人和事一一浮现。 我一定要教儿子中文。 希望将来的儿媳能有福气听我儿子唱李老师的情歌给她听。 这篇文章先在这里开个头, 有时间慢慢写。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