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Tag Archive 'China'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Read Full Post »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Read Full Post »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Read Full Post »

“三联生活周刊” 2013 年第 32 期就汉字危机展开专题讨论。参加讨论的几千字文章有: 中国思维的工具化处境:汉字危机 马东:“汉字英雄” 折射出语文教育问题 汉字的历史与现实 寻找汉字里的中国思维 为什么汉字是方块字 宋柔:汉字符号化是一种趋势 这样几篇。 有一篇文章里提到,有学者认为将来全世界将统一使用一种文字。我认为,担心汉字会因语文全球化而消亡近乎杞人忧天。首先,至少在欧洲,人们保护文化多元的意识十分强烈。语种再小,以它为母语的国家或者民族的 ego 都不会输给讲其他任何语的国家民族。而当今资讯储存,传播的手段又那么发达那么平易近人,技术上大大有利于小语种的传承,甚至新语种的创造开发。将来,人人都会使用某种共通的语言进行沟通,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别的语言就一定消亡。下面这个视频,是 2003 年 Eurovision Song Contest (欧洲电视歌赛)的亚军歌曲,来自比利时的 Sanomi。这首歌的歌词,用的是专为这首歌曲凭空创造出来的一种语言,词作者自己也说不出来这首词讲的什么意思:

Read Full Post »

罗小姐和杨小姐

今年整个夏天,在北方一家客户处做事。有一天我跟德国同事讨论模块接口的技术细节,讨论以后正准备回自己的座位,冷不防背后一个很好听的女声问我:“你是中国人吗?”,回头是一位看上去 20 几岁,身材娇小玲珑的小姐,金发齐耳,大眼睛娃娃脸。 我就用中文答她。她说听到我说话,估我是中国人。她学过中文,想和我练习,就这样我们认识。 罗小姐是客户办公室里新来的秘书。来自法兰克福周边一个小镇,也是搬到这个北方城市不多久。她性格十分开朗直爽,下了班我们一起去吃饭逛街,讲话很投缘。在法兰克福大学念过两个专业:汉学和德语儿童文学。汉学学了五年,有到北京留学半年。我跟她说,汉学啊?那你的专业才能在这间公司很埋没呢。客户虽然在香港有生意,但是跟她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大关系。 她说她也觉得是,所以正在参加一个讲师资格培训 — 她曾经在一间在中国有很多生意的大公司给德国员工做适应中国文化的培训 — 那次授课经历给了她极大的乐趣和满足,她喜欢做这一行。正式从业还要本地行会的一纸资格证书,所以她最近正在参加周末的资格培训,争取早日结业。她还跟我说起她刚刚搬到这个北方城市的第一份工是在一间媒体公司,可是刚刚上了四天班,公司总部老板到访,宣布这间分部就此关张。我说,没错你做媒体也很好啊,只是上次运气不好。没关系,你那么年轻,骑驴找马慢慢看吧,这个城市很大又很国际化,总找得到称心的事做。她问我骑驴找马什么意思。我解释给她,她听了哈哈笑,说很高兴认识我。

Read Full Post »

从德铁说开去 index 页 欧洲的火车站都没有很大的候车室。最多就是在站台上设几个座位。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站台上等车。中国的火车站里,乘客必须在指定的候车室等待发车。这样一来,火车站的占地面积就会十分庞大。 而客流量呢? 我们可以看一下来自 wikipedia 的数据。 德国有 20 座一等火车站。 客流最为繁忙的汉堡中央站,建于 1906 年, 有 8 个站台, 每天发送 720 列火车, 每天发送大约 45 万人次的旅客。 也就是说,平均几乎每两分钟就有一列火车上下客。 规模小一点的斯图加特中央站,始建于 1922 年,有 17 个站台,每日发送 590 列火车,约 24 万人次。 斯图加特市区大约有 5,60 万的居民,这 24 万人次的日吞吐量,几乎相当于半个市区的居民数。

Read Full Post »

我有一段情

很久没有听歌了。今天晚上听了这支歌,很想写几句。晚了,贴上视频,留下记号,先去休息。明天看图说话。 ====================================================== 记得很小的时候,极喜欢徐小凤唱的顺流逆流。稍长以后有收集她的唱片。她沉稳的声音,淡定泰然的唱腔台风我一直热爱,只是那些唱片里的歌,我喜欢的不多。我有一段情这首歌她也唱过的。昨天忽然想念徐小凤,在 youtube 上找她的歌听。看完我有一段情,突然觉得这歌蛮好听。读了一些评论,知道有许多不同版本。就找来听了几个。 听过一些 1950 年代以前的国语老歌,许多当年红遍上海滩的老歌,我并不是很有感觉,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吧。这首歌能让我一口气听上好多遍而不觉得拖沓厌烦,算是难得了!分享一下我的心得吧。

Read Full Post »

上集链接:从德铁说开去 – 第八集:1.9 亿人民币多不多? 首先修正一下上一集中用到的几个数据。算工程师人工时用的 800 欧元一天,跟外部雇佣的 consultant 价格接近。如果那些工程师是 Google 和德铁自己的雇员,应该不会那么贵了。至少要减一半吧。这样的话,第八集项目中总的人工成本应该接近 2000 万人民币。还有,德铁有自己的 raw data 格式。交给 Google 的不会是 Hafas 数据格式。 以下是第九集正文: 去年十月初的一天,我需要坐早班车去黑森州出差。火车晚点一个多小时,我就在火车站里的咖啡店吃了一份早餐,latte macchiato 和 croissant。一边吃东西一边看书,时间快到了就去站台等车。站台上遇到一位中国来的女学生,很有礼貌,细声细气地向我问车次和路线。我当然知无不言。她很小心地提醒我说,我嘴边有东西。怪我自己大大咧咧,吃完 croissant 也不记得抹嘴巴。连忙擦了擦嘴。她说,还是有,说着轻轻帮我抹干净。运气真的很好,没有让客户看到我满嘴酥皮的样子。这个女孩子 20 出头的样子,披肩直发,脸上有很精致的淡妆。说是去不来梅看同学,刚来德国不久,还看不懂德国的火车票,也不懂怎样在这里转车。样貌举止,真的没法叫人不喜欢她。年轻一代的中国大陆人,长辈们到处高声喧哗,或者仪容不整的特点已经少了很多。飞扬跋扈不懂礼貌的财主后代一定有,但是总的发展趋势是很好的。十多年前我刚到德国时,街上看到东亚人,还比较容易辨别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一般日本来的女士妆容十分精致,衣着比较简约有质感。大陆人就没那么讲究了。现在不容易辨认了。很多中国大陆出来的年轻人,无论是仪容还是礼貌都很好。论时髦程度,上海北京出来的年轻女孩子,许多都很出挑,化妆和衣着已经是世界一流。年轻一代加油,爱心,公德,科研,工程,法理,财技,环保意识等等方面也不要输给人家太久哦!

Read Full Post »

人潮

网上看到中国长假出游的人潮。真的是触目惊心。许多地方堵车长达几十公里。中国可能不太适合大力发展私家车。或者这么说,中国应该花更大力气发展公共交通事业。论人口密度,日本不会输给中国。人家公交十分发达。大多数人上下班都坐公交,有车也停在家里。中国的许多城市现在大力兴建地铁,城市轻轨等基础设施,我觉得很必要,老早就应该开始了。希望工程从设计到施工,质量过关,将来不出大的技术事故。火车出故障晚点什么的总归会发生的,隧道不要轻易坍塌,火车不要无故相撞或者脱轨就好。 看着那些人潮汹涌淹没所有景物建筑的照片,心想,中国真是不容易。民众在拥挤狭小的空间生活不容易,领导管理那么多人,头绪也特别纷繁。2010 年德国 Duisburg 市举行爱的大游行,街上人太多发生踩死 21 人的大事故。巴符州首府斯图加特论人口不过五六十万,几年前市民上街抗议 Stuttgart 21工程,游行时与警察对抗,也发生几宗流血事件。这已是在国民文明程度十分高的德国。管理中国这样一个人口无比多的复杂国家,真的需要许多高超管理技巧。管理者真的要十分倚重数据分析,data mining 和 pattern recognition,从而在各方面制定优化国民生活的政策。 别的先不说,既然人口这么多,集中放长假就一定会令出游的民众和景点的管理人员都承受巨大压力。那么这个休假模式是否可以改一改。我觉得德国大多数公司的模式就很好。劳动合同上写明一年有多少天假期,劳方可以同资方商量什么时候休假,基本上有很大自由。这样大家的长假期就可以错开。城市或者景点基础设施的压力就会小一些。 ============================= Update on 2013.01.09: 原文中关于德国 Duisburg 事故的数据有误,改正了。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有看到中国铁道部将斥资 1.9 亿人民币建设新 12306 票务网站。这 1.9 亿人民币只是第一期费用。许多人认为太贵。我在网上没有找到更多关于这个项目 scope 的参数,觉得没法判断是不是太贵。 铁路票务网站,从功能上可以分为两大部分。其一是线路查找。其二是找到线路以后的订票系统。绝大多数欧洲的铁路公司是把这两大 component 分开给几个乙方做的。铁路公司的线路查找服务是我前东主的主营业务,产品在欧洲具 de facto 垄断地位。系统是从简单到复杂,由小到大做了近 30 年。到今天整个内核的复杂程度已经不是缺乏经验的新手可以想象。一位数学专业的博士可能会觉得:无非是最优路径查找,有什么难?哈哈!前东主有一个部门,员工多是数学专业博士,为公司的不同产品提供算法支持。光是这群数学博士,养一年就要花多少钱?当然德国和中国铁路布线法则有可能很不一样。中国的情况我不熟悉,也没办法比较哪个国家线路的算法会更复杂。前几天听到德铁向 Google 交出列车线路时刻数据的消息,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说是 Google 和德铁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 15 人的团队,已经工作了两年,刚刚在德国的 Google Map 上推出很不好用的 Google Transit 公交线路查询服务(不好用是因为上面只有德铁的数据。巴士和别的铁路公司的线路尚无)。粗略算一下人工,每位工程师算他 800 欧元一天。一年 210 个工作日。人工大致是 504 万欧元,近 4 千万人民币。中国人工没有这么贵。但是几千万用在人工上是一定的。整个网站的两大功能块要在短时间内上线运营,15 个人的团队绝对不够。还有硬件采购,第三方软件的 license 等等费用需要考虑。缺乏项目第一期的 scope,实在没法说 1.9 亿够不够用。 倒是很想在这个项目上贡献一点点绵薄的力量。只可惜这盘生意不在我的现东主手上。否则我一定主动请缨参与。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