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chinese_character_crisis
“三联生活周刊” 2013 年第 32 期就汉字危机展开专题讨论。参加讨论的几千字文章有:

  • 中国思维的工具化处境:汉字危机
  • 马东:“汉字英雄” 折射出语文教育问题
  • 汉字的历史与现实
  • 寻找汉字里的中国思维
  • 为什么汉字是方块字
  • 宋柔:汉字符号化是一种趋势

这样几篇。

有一篇文章里提到,有学者认为将来全世界将统一使用一种文字。我认为,担心汉字会因语文全球化而消亡近乎杞人忧天。首先,至少在欧洲,人们保护文化多元的意识十分强烈。语种再小,以它为母语的国家或者民族的 ego 都不会输给讲其他任何语的国家民族。而当今资讯储存,传播的手段又那么发达那么平易近人,技术上大大有利于小语种的传承,甚至新语种的创造开发。将来,人人都会使用某种共通的语言进行沟通,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别的语言就一定消亡。下面这个视频,是 2003 年 Eurovision Song Contest (欧洲电视歌赛)的亚军歌曲,来自比利时的 Sanomi。这首歌的歌词,用的是专为这首歌曲凭空创造出来的一种语言,词作者自己也说不出来这首词讲的什么意思:

这首歌很多人喜欢,我也是其中之一。语言的多样是一种很好玩的事情。人的天性里,总有一点无所为而为之的游戏心态。语言统一有点过于 boring,大多数人不会喜欢的。而在全球范围看,能以强权政令推行语言统一的时代已经过去。不能再以秦始皇的思维来看当今世界。

也许,从某种理据上说,全球统一语文是某种意义上的效率最优或者别的什么最优。可是,人终归不是受理智控制的动物。多少都会对母语或者别的自己熟悉的语言有感情。科学家和工程师是最讲理的一群,所以,那个圈子里面事实上大家都已经是只用英语交流,还相安无事。出了那个小圈子,你讲理人也不肯听或者听不太明白,那个推行语文统一的人或组织必须有雷霆万钧的煽情技巧。这比竞选某国某地区的什么首脑要难得多,因为他要面对的是全球民众的意气,疑心,逆反心,甚至敌意。

北京语言大学信息科学学院教授宋柔在文中开宗明义,说汉字拉丁化是趋势,我们应该拥抱这样的趋势从善如流。我读了几行立刻热血上涌觉得他在胡说,强按意气读完全文,认定他的理据和表达都没有问题,这一点上被他说服:其实汉字符号自古一直有在变,我们可以接受甲骨文变成唐宋时代的字形,为什么不能接受今天的字形变到更易学易写的拉丁字。很多人说汉字字形表意,其实,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很多表意的符号模块早已经消失或者异化。看看比中文简体字更简的日文或者韩文,还有多少象形表意的符号在里面呢? Ok, 我接受宋教授的说法。可是,汉字符号写成书法是无可否认的美,让汉字就这样消失,就连我这个研究过信息学和编码论的工程师都难以接受了。他讲的有一点,我觉得十分值得一提。先不理各种情绪,在语言学范畴内,汉字拉丁化的基础研究确实做得不够。国家应该专门立项把这项极有意义的研究开展起来。华文同音字太多,汉语拼音表意十分困难,宋教授提议创造一些表意符号以区分同音字的意义。我觉得这绝对是一项有意义的工作,成果将会给华文在全球的推广提供多一种可能。汉字不必消失,但是,科学系统的拉丁化方案也可以有!!! 我自己曾在 2007 年试图写过面向外国人的汉语教材。我有试图规避字形,因为大多数同事说汉字字形于他们实在是太难,且表现得不太耐烦听我讲解汉字其实不难写。我写了几集难以为继,因为,光写拼音没有字形,必须解释许多才讲得清很简单的事情,写教材太累了。假如国家有更加完善,不像汉语拼音那样离了字形就 confusing 的拉丁化方案出来,我会十分积极地试用,反馈,并推广。

想起去年的一则新闻。香港某大学新学期开学,挂出简体字的横幅欢迎大陆的新生入学。好多人因此痛心疾首,举出种种理据对这样的横幅口诛笔伐,说校方数典忘祖。那些理据,在我看来全是情绪。帮他们讲得直白点:他们不喜欢大陆人。至于这个不喜欢,是出于傲慢还是自卑,要问他们自己。不过就是这样。跟简体字或者繁体字的优劣完全没有关系。不要说用拉丁化的中文消灭汉字字形了,用简体字欢迎内地新生都会引起那么强烈的反抗情绪。要是拉丁化方案真正推出,我可以想见会有怎样的借理谩骂。题外话:那些新生好可怜,校方不过是想表达友善都要被人指指点点。要是我,老早想办法跑到别的地方去留学。

无论观点怎样,本文开头提到的那几篇文章都保有三联生活周刊一贯的水准,比较言之有物,关心华语和文字的同学可以参考一下。买不到纸质刊物,可以购买电子刊物。我是从 dooland.com 上买了看的。单价 8 元人民币。读览网接受 paypal 付款,买家不必在中国国内的任何银行有帐号也可以便捷地通过 paypal 购买阅读。

6 Responses to “同一种语言以及汉字拉丁化”

  1. 碧潭 says:

    從長遠趨勢看,世界是會朝着統一成一種文字的方向發展的,就像羅馬時期的拉丁文,現代的英文。但是這是個長期、緩慢的變化過程,久到我們的多少代子孫的時候才會完成。
    將漢字拉丁化,不過是使這種走向沒落的文字加速沒落,還不如讓它自然而然被英文代替。

    • ellen says:

      碧潭兄,

      很久不见。 先问好。

      近日正在读一本有关语言的书 Ludwig Reiners: Stilkunst, 颇有些好玩的内容,可以分享。 至于你说的所有语言最终 converge to 英语, 这个我不是很认同,希望过几日得闲可以写一篇网志回应。

      – 宁宁

  2. gokayuu says:

    我很怀疑宋柔教授提出的创造表意符号以区分同音字意义的方案到头来会不会比汉字本身更简便,上世纪拉丁化大潮中此类方法也不是没人想到过,可惜没一个派得上用场,统统进了坟墓。
    至于汉字的音义分离问题,这是语素文字特色,有些人看做是劣势,可我反倒觉得是优势,否则汉子也不会兼容全国各地如此多的方言,甚至还兼容日韩越语言。用音义分离这种特点攻击汉字本身很不可取。

    • ellen says:

      我觉得,宋教授是从向外国人教授汉语的角度来看,音义分离这个特色对绝大多数西人来讲很陌生,不在他们的 mindset 里,造成教学上的障碍和困难。用拉丁化的中文可使西人学中文不那么困难吧,有助于中文在全球的传播推广? 我同意你说的,音义分离有它的很大优点在。。。。。

      Anyway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commenting, am busy at the moment, I’ll come back to this topic later soon.

  3. 文少 says:

    個人認為﹐漢字在書寫層面出現拉丁化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有二
    1.內地推行普通話運動多年﹐但整個大中華區仍是多種方言並行﹐要拉丁化需先普通話全面主流化才行
    2.即使普通話主流化﹐但又回到當年拉丁化和注音化的老問題﹐漢語同音字太多﹐當中不少是日常用語﹐難以拉丁化﹐這是表意文字的本來局限﹐轉為表音文字阻力太大
    反而在數碼層面的應用﹐則會令普通話拼音普及化﹐未來的中國學生必須同時學習漢字和拼音才有社會競爭力。電腦的廣泛應用當然有可能增加未來國人執筆忘字的機會﹐但漢字的方塊字形態在短時間內難以退出舞台﹐尤其在資訊年代的今天﹐已有成熟的漢字輸入系統。

    • ellen says:

      文少你好!

      謝謝留言。你講的很有道理。日常用語真的是很難拉丁化。不用說拉丁化了,你就是用方塊字寫粵語中的口頭俚語我都看不懂!至於你說的打拼音輸入漢字,幾年前確實是這樣:pinyin 輸入漢字實在是好有效率。我打字就是用的 google 拼音,繁體字也支持的。可是呢,現在手寫輸入技術越來越成熟。我爸爸不會打字的,自從他的智能手機支持手寫輸入以後,他幾乎天天給我發微信。輸入漢字用拼音似乎也不是必須了。對了,不知文少試過 google 的語音識別沒有。我有試過,準確度驚人地高。假如我實在騰不出手來打字或者寫字,開啟 Nexus 上的 google 語音 dictation,照樣可以寫文章。當然,現在中文好像只支持普通話識別 (文少一定會講普通話的,使用沒問題)。 香港的工程師加油,爭取香港人也早日可以用上便捷的粵語語音識別!

      – 寧寧

Leave a Reply